距离上海商学院 周年校庆 2020年5月17日

还有 00

聚焦上商

紫藤

作者:张侃

文法学院(基础部)语文教研室 副教授

第一次进奉浦校区,印象最深刻的是紫藤。

又见紫藤!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想起曾经寄居的紫藤路,然而紫藤路上并没有紫藤,只是大都市里一段极普通的马路。又想起多年前,为了对付失眠,于路广人稀的晨曦中跑步,从宿舍跑到西泠印社,止步于那里的紫藤前。那似乎是百年老藤,藤枝宛如力士肌肉发达的躯干,蜿蜒纠缠于山石之上,将巨大的岩石绞裂,又笼住了不落一粒碎石子,生命的力量真是令人惊叹。

校园的紫藤,可算是一道风景,尽管朋友圈里不时晒出湖上的喷泉或南门小河上的夕阳,但是试问会有谁不知道紫藤呢?而且,不仅仅是一道风景,它傍依着一教,遮挡着校园外马路上车辆的轰鸣;它通向食堂,穿过它去食堂吃点好的可以信心大增顺利完成余下的三五节课。

紫藤原产于中国,是地地道道的国藤。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所谓大学者,非谓只有硕学名儒之谓也,有园林附庸紫藤之谓也,所以它可是在校园里低调地不屈不挠地为我们弘扬着传统文化啊。春天,花先开了,紫穗满垂,渐渐地缀以稀疏嫩叶,没几天,便成一道密密层层,妖妖娆娆的紫色长廊,开到了它的人生巅峰,高光时刻。那淡淡甜甜的花气伴着结香的余馨荡漾开去,穿过教室,顺便分散一下教室里人们的注意力,飘到庭院,弥漫于校园的各个角落,让人想起古人所谓“不堪盈手赠”的情境。这芬芳的岁月,只属于美丽的校园。

夏天的紫藤下是一方胜地,骄阳下赶来的人们,在紫藤下放缓了脚步。绿荫生昼静,此时此地,宜甘棠怀远人,宜喁喁话私语;宜雨后听鸟鸣,宜月夜聆虫吟。亦宜好为人师,多识草木之名。有一次看到紫藤边有几棵冬葵,如今视作野草,却是古人的五菜之主,正是托中外交流之福,让我们不复吃冬葵这种令人难以下咽的草。饭后路过紫藤,见有学生在那里寻寻觅觅,及至跟前,便被询问,上课时所指的“冬葵在哪里?”于是也寻,但来来回回也没有找到它踪影,料想是被园工锄掉了,于是懵了圈尴尬。好在辅导员老督学路过说“我要借你上课前的一分钟通知几件事情”给我解了围,于是借口要上课去了逃走。老督学真是能济人之困,多好的辅导员呀!有一次和他监考,那执法之严格,关怀之细微,目光之慈祥,真令人动容。想想将来,我愿也当一个慈祥的督学去放牛,绝不敢去作与年轻教师有代沟与学生有代沟上的代沟的督导。找不到冬葵这件事,其实是犯了一个低级的常识错误,不正是刻舟求剑,胶柱鼓瑟这样的笑话么?然而却又一次令斯文扫地,有紫藤为证。

夏日炎炎,午后困倦,无论你怎么手舞足蹈地讲,总有人熬不住课堂上打瞌睡。如果,如果在一教上课,穿过紫藤去教室,可减去一半瞌睡;上课时稍稍侧目于紫藤,可减去另一半瞌睡,那么一堂课抖擞下来,于生于师,何其清醒。惜乎一教大教室不多,上大班课的排不到。曾见人拿个小喷壶对着紫藤喷水,猛然想起上课时她拿这个喷壶对着脸喷,原来是为了驱走睡魔。这样的学生真激励人!于是每每又说又写又提问,以防学生昏昏欲睡,一堂课下来,才知自己原来是体力劳动者。也许,在紫藤旁的一教上课,会稍稍优雅一点吧。曾想编个顺口溜,上句是“一教的紫藤四教的竹”,怎奈肝脑涂地也没有编出下句。

紫藤旁有一种与紫藤同期开花的树,远观似一树絮团,很是招摇,近看则花小色淡,烂而不灿。锄草的园工说是“雅栗子”,再向数学老师求证,原来是野李子,正好上课要提古人所谓“五穀为养,五果为助”,所谓五果桃李杏栗枣中,紫藤旁边便有数株实物野李子,期以时日,便可观察果实。夏天,野李子果然结了果,大如樱桃,绛色可人。有学生果然去验证了,并回应道,酸、涩、苦,苦得令人摇头!那苦涩的形容,让人难堪、内疚。真是林子大了,什么树都有。

紫藤北侧是一片大林子,若不走紫藤,可再向北行,嘉树葱茏,掩映着曲径小亭,“幽鸟林上啼,青苔人迹稀”,此地可散步消食,亦可清谈是非。但也曾单独走过,是不忍路过远远看见的在紫藤下悄然抹泪的人,也许正是紫藤为眼泪见证了某个男生曾经的承诺与谎言。

若在秋天的早晨路过紫藤,也许会偶遇一条金黄的甬道,是落叶在昨夜里悄然回归了大地。随着落叶的飘舞,紫藤上垂下累累迭迭的果荚。它不显山不露水却有如此硕果,令人惊异。真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四时更变化,岁暮一何速。上课复上课,一年又将尽,不禁又惊惧职业的果实是什么。教书难,育人更难,晨警夕惕,勉力而为,别让自己的职业生涯成为一个笑话,但也保不准就是一个笑话,上午你还言之凿凿说这是最古的,下午就被新的考古发现刷新,所以须常怀一颗谦卑的心去奋力而为。惟愿学生将来能记得那些讲对了的,忘记那些讲错了的。至于自己的江湖地位,管它呢。

顺着紫藤,有一行腊梅,在冬天的风雨里准时绽放,将暗香深藏于紫藤的长廊。而此时的紫藤,虬枝古干,铁骨铮铮。一刚一柔,与教室里飞出的或雄浑或柔美的讲读声,构成别一番风景。也总是会被这样迈力的同事所感动所激励。也往往莫名地,脑海会响起一曲古朴悠扬的二胡旋律,如泣如诉,如怨如慕,慢慢地凝固,凝固成一廊紫藤风景。

十多年前,架上的紫藤还显得身量未足,形容尚小,但高大朴素的藤架就在那里,那格局是大的。十多年的花开花谢叶落莢悬,紫藤送走了一届届学子,也已长成一道优美靓丽的景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愿学校如这藤架,为学子撑出一种格局,让我们的学子在岁月中如紫藤般日益成长枝繁叶茂。而肩负教书育人之责的我们,亦能始终保持求真求新努力进取之志。愿我们的学校更加壮大兴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