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上海商学院 周年校庆 2020年5月17日

还有 00

聚焦上商

上商四年 ——“来得安去也写意”

作者:倪斌亨

财金学院2014级金融学专业毕业生,米德萨斯大学(英)银行金融学硕士

曾任第一届财金学院团总支副书记,现任中国建设银行香港分行对公客户经理

首先在此祝贺这所见证上海经济发展和祖国时代变迁的大学七十周年生日快乐。同时我也见证了财金学院追求卓越,不断向“应用型、创新性和国际化”迈进的历程,也为这个过程中取得的累累硕果而感到骄傲。作为一名“过客”大学四年里收获的不仅是青春记忆,更是一种“来得安去也写意”的心境。

回想2014年出发时是带着怎样的心境,不论是安或不安,又或是因种种机缘,所有人带着无限憧憬进入这座象牙塔,那份朝气与意气风发是永远值得尊敬,但是犹如左传言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许多人在过程中这份冲劲很快被磨灭掉。我也不例外地进入一种迷失的状态。从翘课、挂科到生活失衡各样问题接踵而至。

此时机缘巧合参与到一个支教志愿活动中,突然间找到了转机。前往贵州省及河南省四所最偏远的山区小学,也目睹一些事实:经济上的贫困、温饱问题依旧存在。不过相信今年的攻坚战能解决这一问题,但是穷掉了的志向这不是一代人两代人所能找回来的。当然,这不是一个变形记节目,不会仅仅因此发奋图强。但是我发自内心的会去想,能为他们做一些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意外地习惯了有计划地去规划生活,合理分配时间参与到考试的应对和学生工作中去,与自己团队一起为山区留守儿童打开世界的窗,和团学成员一起构筑形形色色的校园活动;并在喧嚣中,留给自己独处的机会,审视每个阶段自己的成长。在这个过程中点滴的磨练,使我收获到各式的技巧:例如怎样做好一次报告;如何与人构筑信任关系;从局部到大局地去审视一件事,很大程度上改变自己接纳事物的方法。许多人不相信学生工作经历能够使他受益,这一点我不置可否。但是前提是能在当下环境中不迷失自我,持之以恒的进步或者说渡过一段“不负韶华”的时光才是我们讨论这个问题的前提。这样的稳态至关重要,此阶段也可谓是厚积薄发式的变化,为今后每一步的决定,准备了必要条件。

即将离开校园参与到实习工作、准备留学的事宜以及真正迈向职场。在此过程之中意识到面向地是一个广大的未来,不得不说此时是迷惘的。并非因为工作的路途与前景,相信此前的准备能支持我走向一条路,不论是康庄大道或是前路崎岖,但最令人不安的是离开校园后角色的转变,不同的社交方式、不同的激励机制以及所带来的焦虑,使自己变得更加患得患失。庆幸的是,个中有多位导师在此照亮了前行的道路,教我用平和的心态去面对挑战,尝试去形成一套方法论,系统性地构建自己的技能和知识架构。重新找回平衡后再度前行,从留英深造,到重回商业银行,当然那又是后话。我感恩我是幸运的,也更加感谢此前的准备让这每一步都走的如此坚实。

之前为什么说是双引号的“过客”,尽管切实地离开了校园,但是带不走的是这片校园永恒的印记,让我永远成为这学府的一份子。但此时正是离开这个校园的时候,正是“去也写意”,写意犹如山水画卷。这个时候可以说说,这样的“来得安去也写意”是怎样的心境,是一种持之以恒的努力,不让离开时候有着任何遗憾,这时你才能坦然的离去。恰好和徐志摩“不带走一片云彩”这一题法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诸位知道我不习惯去说像白驹过隙这样煽情的话,内心中也不赞许一些离校后却无法真正走出校园的人,但是必须说许许多多的人从这座校园走出去,迈向更高的学府,迈向不同的岗位,迈向不同的人生阶段,他们终将取得非凡的成就。但是我坚定地相信十年、卅年后,再度出发踏上寻根之旅为共祝上商百年校庆之时,大家定能再度团聚分享一路的不易及回味收获的甘甜。所以我在此也呼吁各位校友继续关注并支持母校的发展。

最后不论是财金团学、河南共建还是爱心贵州,在这个过程中相遇的每一位师友,不管是分歧还是合作,我将会永远记得你们。并在此衷心祝愿各位恩师“杏坛下桃李遍迹”,同学们也将“来得安去也写意”。也再次祝福母校七十岁生日快乐。

分享到: